关于我们 | 加入我们 | 查重网首页高校论文查重平台拥有最齐全的在线论文查重软件,所有论文(本科、硕士、博士等毕业论文,待发表到期刊的论文等)均可查重,检测结果与各高校一致!

全国知名品牌检测系统
一站式查重服务

报告正品 正品保障
支持验证 结果权威
安全查重 安全检测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最新资讯

ai生成论文神器来了,AI写论文助力学生毕业。

时间:2023-07-19 13:58:00 作者:高校论文查重网 本文点击:2092次

 原文标题:第一届用AI写论文的学生毕业了

  作者:孙厚铭

  发于2023.7.17总第1100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杂志

  6月中旬,北京某“双一流”高校的硕士生韩杰修改好毕业论文,在毕业设计(论文)管理系统提交后,显示查重率为13.3%,达到15%以下的要求。他长出一口气,这意味着为期几个月写论文的日子结束了。

 

 

  与两年前写本科毕业论文相比,韩杰降低重复率的过程轻松不少。他把重复率高的段落发给ChatGPT,提出“更换表述”的要求,很快得到新的段落。韩杰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原来为了降重,需要把顺畅的表达改得拗口,甚至牺牲一些专业性表述。”除了降重,ChatGPT还帮他找资料、润色段落,甚至直接写好一些背景信息和文献综述。

  据教育部统计,2023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到1158万人,对绝大多数毕业生来说,毕业论文是其必须面对的一关。但与以往不同的是,ChatGPT类生成式AI产品深度参与到高校学生的学位论文写作中。

  2022年11月,OpenAI公司发布了生成式预训练神经网络模型ChatGPT。今年3月,在上海市的一场教育研讨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科技馆馆长倪闽景认为,“ChatGPT把教育逼到了墙角”。

  从上世纪泡在图书馆找文献,到互联网出现后,用搜索引擎找资料,论文写作从来不是一个固定的模式。在技术革新主导的论文写作实践中,如何建立起新的规范,乃至改革学位论文制度本身,是教育系统正面临的问题。

  “ChatGPT是毕业论文的第二作者”

  韩杰硕士学的是经济学专业,他用ChatGPT写毕业论文,更多是一种惯性。在这之前,他已将ChatGPT用于完成平时作业。他介绍说,对一些文献综述和背景知识,ChatGPT能帮助他快速总结其中的核心观点,解释一些复杂表述。而且,ChatGPT还可以采用一些模型进行问题分析,比如用SWOT分析法剖析一家公司。韩杰说,“在表达的逻辑性和严谨性上,比我自己写得还好。”

  韩杰的很多同学都用到ChatGPT完成毕业论文。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方便,ChatGPT不仅可以找出语法错误,还能对整篇文章的行文提出建议;另一方面,尽管整个论文写作时间长达几个月,但往往,同学们都拖到最后几周写。他说,今年,学院的论文答辩时间还比计划中提早了10天,他不得不手忙脚乱求助于ChatGPT。

  ChatGPT对学位论文的帮助,不仅体现在社会科学和文科领域。就读于某“双一流”高校自动化专业的杨镝运用GPT-4写论文,GPT-4比基于GPT-3.5的ChatGPT能实现更多功能。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说,“毕业设计中的大部分代码比较基础,ChatGPT都可以完成”。但对于一些较为复杂的代码,GPT-4的表现更好。杨镝通过多次提问,可以让GPT-4不断优化和改进代码。此外,GPT-4还具备处理图像内容的能力。

  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调查,北京、上海等多个高校的校内论坛中,存在很多租借ChatGPT账号的帖子,这些帖子可以分为两种:一种是学生注册账号后将其租借给他人使用,另一种是无偿分享给其他同学。

  如何使用ChatGPT也是一门学问。韩杰说,如果只是简单提出写作要求,并不能得到质量比较高的答案。他形容,用ChatGPT生成论文,“要学会驯化”,ChatGPT是一个语言模型,会在对话中学习。他的诀窍是,先用其他人论文中的案例分析给ChatGPT学习,然后再给它自己需要分析的案例,生成的回答就基本可以符合要求。

  在豆瓣“ChatGPT”小组中,许多用户分享了对ChatGPT提问的攻略,这些攻略也被称为“咒语”,有助于向ChatGPT提出好问题。在知乎上,一个对“你在使用ChatGPT进行论文润色时的指令有哪些?”问题的回答收获了1.3万次收藏,答主详细列举了各种提问方式,实现论文写作中的文字润色、段落翻译、代码解释等功能。

  当然,ChatGPT并不能替代人类完成论文中的所有工作。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技术基本理论研究中心副教授张志祯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说,从ChatGPT类产品背后大模型的语言生成机制看,它是基于已有语料“精炼”出来的概率模型,可以利用过去已有的知识来回答问题,但难以创造全新的内容。这一点决定了,它在论文写作上的作用是有限的。

  北京某“双一流”高校会计学专业的孙思涵不久前提交了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,她没有用ChatGPT写毕业论文,平时使用ChatGPT也很少。她下半年将去美国一所藤校读经济学硕士。她介绍说,她对ChatGPT写出的学术内容不是很满意,觉得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,更难以适应未来的学术生活。她担心自己养成了使用ChatGPT写论文的习惯后,难以达到学校的要求。

  她更担心的是,对ChatGPT形成依赖后,AI会替代自己的思考。她表示,很多科幻电影里都讲了人类思维被AI操控的故事,“我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”。

  在韩杰的毕业致谢中,他最早考虑过把ChatGPT写在其中,他觉得ChatGPT不仅帮助自己完成了写作,也确实帮自己开阔了眼界,“如果可以,我想把ChatGPT列为自己论文的第二作者”。但了解到毕业论文会被抽检后,韩杰担心使用ChatGPT写论文会被判定为学术不端,甚至他可能会被撤销学位。他说,“不想给自己惹麻烦”,于是删除了对ChatGPT的致谢。

  AI写论文如何监管?

  关于ChatGPT类产品的使用,首先面对的一个最基本的问题,即使用ChatGPT类产品完成学术论文写作,是否属于学术不端,以及是否在论文写作中应禁止使用ChatGPT。

  对ChatGPT类产品监管的最大难度,来自技术层面。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教授赵斌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说,论文内容是否是AI写的,尚没有完全有效的检测办法,“这是禁令无法奏效的客观原因”。

  Turnitin是世界上一款主流的学术不端检测系统,其研发公司iParadigms成立于美国加州。2023年4月,Turnitin软件推出AI检测功能,已被墨尔本大学、新南威尔士大学等高校采用。Turnitin可以通过相关技术分析文本片段,判定由AI写作工具生成的内容占全部文章的比例。但是Turnitin官网也表示,其AI写作检测并不总是准确的。Turnitin首席产品官提示,鉴于AI书写检测中的误报,教师要综合专业经验和对学生的了解进行判断。

  目前,境外多所高校已发布了对ChatGPT的禁令。今年年初,香港大学向师生发出内部邮件,表明禁止在港大所有课堂、作业和评估中使用ChatGPT或其他AI工具。纽约和西雅图的一些公立学校系统也禁止在学校 Wi-Fi 网络环境中和相关设备上使用该工具,以防止作弊。

  但是,大陆高校对于ChatGPT类产品的使用监管还处于空白地带。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了解,一些结课论文和大作业上,有的高校老师会提出要求,禁止使用ChatGPT写作。有高校老师称,如果他怀疑某个段落是ChatGPT生成的,他会将该段落输入ChatGPT,让其判断内容是否由AI生成。但这种方式并不可靠。

  实际上,在ChatGPT大范围应用到论文写作的背景下,讨论对AI禁用,已不太现实。赵斌认为,大多提出禁用ChatGPT的人,自己没有什么真正体验。赵斌认为, AI在人类简单提问下就能轻松写出的内容,本来就不值得人类亲自撰写,人类也可以节省一些脑力,“比如对于合同书等形式文本是否参考了其他文本或者抄袭了内容,我们并不会过分纠结”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海龙在《新常人统治的来临:ChatGPT与传播研究》一文中,把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定义为“新常人”,认为它们代表着一种知识渊博的认知平庸者。

 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学习科学实验室执行主任尚俊杰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ChatGPT出现后,几分钟就能查找到文献信息,这种技术上的进步避免了大量时间的浪费,现在的学生可以“把时间用在刀刃上”,投入到更重要的工作中去。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授王洪才认为,ChatGPT能快速查找大量资料,并以结构化的形式呈现,某种程度上替代了科研助手的工作。

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毕业论文指导教师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在学生毕业论文的修改过程中,能大致看出来一些文字是由ChatGPT生成,“车轱辘话来回说,没有情感”,而且语言过于规整,与学生以往的文字和其他段落存在明显差异。“但是论文的抽检和答辩工作已经很耗费精力了”,他表示没有过多时间去处理有关AI写作的问题。

  尚俊杰介绍说,目前运用技术手段检测,是不得不采用的方法,“但是这并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之计”。长期来看,还是要构建适应人工智能时代的学术规范、伦理道德和人才培养模式。

  张志祯认为,考虑到可行性,与其一刀切禁止,不如让学生以一种被认可的方式,在论文写作中使用ChatGPT类产品。王洪才也表示,学生独自使用ChatGPT或具有盲目性,老师和学生应共同参与,并探索ChatGPT的使用。他表示,论文写作中,ChatGPT类产品起作用的方式很多。如果整篇论文完全用ChatGPT类产品写就应被禁止,但其他形式的使用,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  尚俊杰认为,学术研究的目的,是推动社会发展。如果ChatGPT能够做出很好的研究,写出推动社会发展的论文,理论上是好事。但如果在ChatGPT的帮助下,学生完成研究,却没有收获到研究和学术能力,其实不符合对学生培养的期待。

  尚俊杰指出,真正要特别关注的是深层影响,即以ChatGPT为代表的AI可能会对社会各领域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,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也会发生革命性变化,这样就需要高校在专业设置、课程设置、教学模式等方面进行相应变革。

  毕业论文考核亟待改革

  当下,论文的写作方式和毕业论文考核机制,也是搜索引擎时代发展后的产物。

  王洪才介绍说,目前本科毕业论文对重复率有着严格限制,在查重率上有硬性指标,这其实是为了杜绝简单的抄袭,“高级的抄袭也没办法发现”。他认为,本科生知识积累和能力水平有限,精力也很难全部投入到毕业论文中,所以通过毕业论文的写作,对提升本科生能力的帮助并不显著。

  2020年9月,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发文称,论文重复率检测是检查学术不端行为的辅助手段,不得以重复率检测结果代替对学术水平和学术规范性的把关。

  王洪才认为,论文的格式修改和重复率降低,是一种低水平上的要求。张志祯建议,既然有了ChatGPT类产品这样的写作助手,对论文考核的形式、规范等应进一步提高要求。

  尚俊杰表示,ChatGPT出现之前,学术人才培养模式的变革一直都被教育界讨论,AI等新技术对于人才培养的影响也一直在讨论,而ChatGPT的出现,相当于来了一个更猛烈的风暴,让大家更强烈意识到,必须要重新思考人才培养的问题。

  尚俊杰认为,关于大学生的毕业论文究竟该怎么要求,毕业论文到底有没有价值,确实需要思考。“如果学生无志于进一步的学术深造,却给他非常严格的学术规范,是不合理的”。在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后,应该让学生在多元化的轨道上发展,具体到论文规范上,需要“分门别类,根据不同学段和专业,重新思考论文应如何考核”。

  王洪才介绍,目前的论文考核制度是精英化教育时代设立的,从趋势上看,高等教育已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、普及化。当前的论文评审机制已落后于时代要求。在他看来,对于不同层次、不同类型的学生,应该设立不同的考核模式,但是“我们的考核制度还是按传统考核方式来进行”。

  2004年,时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中心教授项贤明就在《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制度改革摭议》中提出,建议制定和颁布《学位法》,确立学位制度的独立性,明确各类学位分类体系,以及完善学位授予审核制度。

  王洪才建议,在ChatGPT的帮助下,学生培养应越来越应走向个性化。他认为,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,学生必须要学会解决实践问题。

  尚俊杰认为,对于本科阶段而言,“需要有一个阶段性成果”,但是这一成果的形式是论文还是实践导向的设计成果,可以根据不同专业的特点来重新思考。他以教育技术专业为例,本科生开发一款简单的教育游戏软件,也是对本科学习阶段的一个重要检验。事实上,国内一些高校部分专业在本科毕业考核中,允许学生通过实践作品替代毕业论文。

  王洪才表示,对硕士阶段而言,专业型硕士该是专业性和应用型的,其解决实际问题的成果应该被认可。他认为,问题在于目前,高校不少教师接受的是传统的学术性训练,对应用型实践领域缺乏了解,“而且在不同类型硕士的论文考核分化上也没有做到位”。此外,目前的毕业论文考核还有重视论文本身、轻答辩的现象。张志祯表示,未来可以增加口头汇报、现场提问与回答的评分占比。

  赵斌也是一位B站上有着近20万粉丝的up主。他的B站账号上,有一个“尝鲜ChatGPT”的合集,发表了一系列对于ChatGPT使用心得和看法的视频。

  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本学期初,他创建了一个名为“生态学 | 向AI提出好问题”的微信群,学生们在课堂上就可以让AI回答问题。

  赵斌观察到,很多国内学生欠缺“提问题的能力”,这与过往的教学过程有关,“学生们只是回答问题”。现在面对ChatGPT,“要求学生提问题,锻炼了其缺乏的能力” ,赵斌说。王洪才认为,传统教育模式下,学校追求以最快速度向学生传授最前沿知识,却缺乏对探索能力的培养。其实这一问题是非常大的,“不仅要传授给学生知识,还要告诉学生的知识是怎么来的”。

  今年4月,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、机器人及未来教育项目主任、里兰教育联合创始人蒋里曾预测,未来一个人的能力会被分成两种,一种是不在任何AI工具帮助下的能力,另一种是AI加持条件下的能力,这是现在的AI时代最为重要的能力。

  一学期课程结束后,“培养了问题思维、拓宽了思考角度”是赵斌的学生给出的最多的反馈。赵斌表示,人类面临的未知问题可以分为两类,第一类是“知道自己不知道”的问题,这种问题可以通过搜索引擎得到答案;第二类是“不知道自己不知道”的问题,可以在与ChatGPT的对话互动中领悟到。他说,“第二类问题才是真正具有创意的问题。”

  (文中韩杰、杨镝、孙思涵为化名)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3年第26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 
 

 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
gxcqvip(微信)

客服微信二维码
线